首 页 | 雅安佛教 | 佛图寺新闻 | 佛图寺文化 | 佛图寺景观 | 通知公告 | 高僧大德 | 法师开示 | 素食养生 | 菩提文库 | 五福文摘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佛图寺景观 >
去五台山赏金莲看日落
发布日期:2014-11-02 11:23:45  编辑:雅安佛协沒沒  浏览:  改变字体:

    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    五台山自古有凉山之称,又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夏天去五台有一种别样的感受。如果有居士证,可以选择在古寺中居住一天。清晨4点跟随师父们一起上早课,过斋堂,聆听大和尚讲法,帮庙里挑挑水,浇浇花,晚上7点,不吃晚饭,跟着师父一起上晚课,绕佛,晚上就睡在居士住的大通铺上。几天下来,心灵清静了,身体轻盈了,聆听佛法的喜悦充满整个内心,整个人的气质也完全不同了。这一定会令你想到一句话:“不俗即仙骨,多情乃佛心”。在五台山,对身体和心灵而言都是一次真正的排毒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三次去五台山了,前两次因为时间仓促,或者天气原因,没有能够到五座山峰的顶上大朝台,只是到黛螺顶小朝台。五台山始为紫气仙人所居,故东晋之前称紫府,五台之得名,就在于五座山峰高耸,如微曲的五个手指,峰顶都平坦开阔,如垒似台。每座台顶都有寺庙,供奉着五方文殊菩萨,东台是聪明文殊,西台是狮吼文殊,南台是如童文殊,北台是无垢文殊,中台是智慧文殊。能够到五座上的峰顶朝拜文殊菩萨,属于最虔诚者,人们一般都是到黛螺顶小朝台,再次之,则是到台怀镇的殊像寺方便朝台。五座山峰海拔高度都在2000米以上,登高望远,景色也很美丽。东台望海峰,观日;西台挂月峰,赏月;南台锦绣峰,看花;北台叶斗峰,最高,有3058米,山顶几乎终年积雪,是观赏雪景的最佳处;中台翠岩峰,数星星。所以,无论是礼佛的心诚,还是旅游观赏景色,没到五台顶,总是遗憾。

    此次,出发前,朋友网上还通知我,太原大雨,预报未来两天也是大雨,让我带件长袖的衣服。可能是我的心诚之灵吧,到了太原竟是艳阳高照,之后的四天也基本上是晴天,即使下雨,也是小阵雨,除了降降温,压压尘,对旅途没有任何影响。我们太原住了一夜,第二天去五台山。山路仍然那么难走,路面多是碎石,车轮卷起黄土,尘土飞扬中也有点豪迈之慨。已入夏,山野绿意仍不多,静谧中含着一些寂寞,时而会有一座古庙闪过,还有一些零落的墓塔,当车子接近台怀镇,林徽因去过的佛光寺,顺治皇帝出家的清凉寺,龙泉寺旁的杨老令公墓塔,一个个驶过,恍惚间,已是在时光隧道中穿行了。入台怀镇,最先望到的仍是那尊白塔,梵刹禅林尽显辉煌之色,立刻就可以感到和闻到佛家的气味,还是一条街道,正在拆迁申遗,还是一条小河,仍在静静的流淌。

    下午,我们怕气候变化,趁着天好,抓紧上山。导游是个女娃,内蒙锡林郭勒人,山西大学旅游专业毕业,很有知识和经验,在她的指导下,我们决定先爬五峰中最高的中指,素称华北屋脊的北台。五台山毕竟处在北方高寒少雨的地区,林木不是很茂盛,山腰下背阴面的??峦,全是大片大片层层的白杨、青松成林,风来枝摇叶动,给人一种愉悦的清凉。而山坡的向阳面,则是星星点点的幼林,草木稀疏,很像是癞痢的头发。路是极险的,左曲右弯,因为头晕,也怕口无遮拦,说错了话让山神怪罪,我们都默默无语。记得看过蒋子龙的散文《五台山受教》,他就记述了一批文人,在五台山佛母洞有不敬言行,结果下山就遭到车祸。他在散文中很有感触地说到,“祸必以罪降,福必以善来。进庙或看山,先要在心里放尊重,不多说多道,守住心就是守住嘴,特别是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,绝不妄加评论。”

    车子越爬越高,树林好像是山的围裙,过了山腰,树就没有了,只剩下草了,有牛马羊在悠闲地,无惊扰的吃草。山高风大,虽有清凉之意,也多荒凉之感。特别是快到山顶时,一堆一片的乱石,开花似的散落着。乱石中间坡上不时有人为堆砌的石塔,就像蒙古草原上常有的,为自己或亲人祈福的敖包,有的还挂满了经幡。导游告诉我们,这就是五台山特有的巨龙翻石现象。传说,文殊菩萨初到五台时,酷暑难熬,便向龙王爷借了清凉石,谁知小龙王不同意,怒气冲天,追到五台山,龙尾一扫,就把五座山山峰削成了平台,在山顶翻起无数的巨石,至今这些石块还遍布山顶,人称龙翻石,人们的想象力真丰富,神话的确是民族的梦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山顶,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放下了。真的高啊,万里蓝天,几朵白云,伸手可触。绝对想象不出,海拔3000米的高山上,竟是这么一块小平原,茸茸平滩,如毡似毯。台顶中央,还有一个小小的湖泊,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,在显得偌大的台顶上,又是高山之巅,这片碧水则愈加的清秀灵动,精致的像个盆景,传说这是龙王爷五子洗浴的龙池。北台原来供五爷,五爷庙也在北台顶,因为求愿的人太多,便把五爷请到了台怀镇,即现在的台怀镇上的广济龙王殿,原来这里还是五爷的旧居呢。原来的五爷庙的对角,隔着龙池,是灵应寺,供奉无垢文殊菩萨的无垢文殊殿,殿门前的廊柱上的楹联是“东龙盘曲包罗万象;西虎蹲踞迎送千佛”,这幅联对的概括,于北台景色到很适合。天堂佛国,离天宫太近了,我不敢喧哗跑动,更不敢动山上的一草一木,默默的走进寺庙,点燃了一柱心香,洗濯着自己被世俗污染的灵魂。因为山高路险,真正登上北台顶朝拜的人并不是很多,香火也不是很旺,所以,山顶的小庙显得有点古朴陈旧,但是我却觉得这样的庙宇让人觉得真是可靠。

    高天滚滚,无风都寒,有风就更凉了,只穿着单衫的我,顿时感到两肋生风,通体透凉,毕竟难得的上来一次,冷也得忍者。北方的山没有阻断感,一眼望出去,山峦起伏,远接天际,极其开阔,远山近岫奔来眼底,真是“千嶂尽去,万里无碍”,使人心旷神怡。站在台顶的边上,白云浮游,台怀镇就在脚下,人好似浮在碧色无垠的大海上,左边可以看见东台和西台,右边的中台更近了,好象就在手边,一条小径可已走到中台上去。奇崛雄伟,绵亘百里,夕阳下的崇山峻岭,透过时空的薄雾轻纱,表现着美的色彩和旋律,让人有身在山中不知山,不觉有顶天立地之感。望着望着,忽然,内心一泓潜流涌动,心底里泛起一阵悲凉,这苍茫天地间,自己竟渺小的如同草芥蝼蚁一般,就连一声咳嗽也被消化吸收在天空里,无声无息,我实在觉得人活在世上,那么短暂,又这么可怜,可别再自相伤害了,更不要自相残杀了。

    北方的夏天天黑的晚,要到晚上八点天才能全黑下来。从北台下了还有三四个小时的游玩时间。我便陪着几个尚未到过五台山的朋友,到台怀镇的几个主要寺庙去参拜。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所有的寺庙都以供奉文殊菩萨为主。文殊菩萨是释迦牟尼的左胁侍,意译为“妙吉祥”,因为文殊的地位,以及五台的佛教寺院规模,五台山成为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首。五台山在东汉永平年间,几乎与洛阳中国第一座寺庙白马寺同时,就有了佛寺大孚灵鹫寺,即今天的显通寺。元朝,黄教即喇嘛教,开始传入五台。到了清朝,满族统治者为了羁系蒙藏,便尊崇黄教,所以民间有明修长城清修庙说法。经过清朝皇帝的推崇,五台山成为唯一的汉藏佛教并居一山的佛教圣地,并逐步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庙建筑群落,于是便有了“五台归来不看庙”之说。鼎盛时期,五台山有300多座寺庙。就是现在,已经开放参观的寺庙还有48座,住庙僧人还有3000多人,仍是四大佛教名山之最。台怀镇的几个主要寺庙,菩萨顶、显通寺、塔院寺,都位于台怀镇中心的灵鹫峰上。站在菩萨顶下望,翠霭浮空,白塔竖立,梵刹禅林,金碧辉煌。

    回到我们入住的宾馆,太阳虽然落山了,天还很亮。宾馆对面的群山上,有一片寺庙群建筑,依托山势,高低错落,层次分明。导游告诉我们,这就是南山寺,虽然去的人不多,但是很值得看,一是它的石雕建筑非常精美,是个园林化的寺庙。二是解放前的北大学生沈崇,被美国大兵强暴后,就在这个寺庙出家修行。我们下午在去菩萨顶的路上,曾经路过李娜出家的普寿寺,因为李娜早已离去,该寺又在大修,我们没有驻足。但是,我对李娜出家还是不理解,多么受人喜欢的一个歌唱家,怎么就这样孤影青灯的度过一生了呢?《古乐府》有句云:“不惜歌者苦,但伤知音稀”,她到底有什么过不去的事情呢,为了我们这些喜欢听她唱歌的大众,她也不该。既然可以出家为尼,为什么就不能秋波无痕,素心如玉,让不快活穿耳而过,随风而逝呢。看着远方山坡的南山寺,我生发出打破遥远时空,触摸当年那些人的情感的想法,于是,我们按照导游指点的上山路,奔南山寺而去。

    葱郁的林间,一条小径,通向寺院正门,一抹红痕,是南山寺的围墙,全都倩巧玲珑,伸展似龙蛇。寺门不大,像是普通人家的院门,门旁一幅楹联“万圣今朝清真地,五岳光中自在天”。进了庙门,是一百零八阶石级,尽头一个颇有气势的牌坊,上书“不灵有神”,不知什么意思。走过性空门,忽然出现一个小道,沿石头阶梯上去,又是一层平台和大殿。就这样疑是山穷水尽,又见柳暗花明,走了一院又一院,过了一殿又一殿,寺中有寺,院中套院,十九处院落处处有特点,院院景不同,石桥碧树,流水殿阁,步移景换。特别是琳琅满目的石雕,构思绝妙,线条流畅,据说整个寺院里,有一千四百八十三幢石雕作品。南山寺的三百余间殿堂楼阁,既是一座石雕艺术宝库,又有园林品味。偌大的寺院,重重叠叠,只有我们四五个游客,又是暮色四合的黄昏,深院重殿里传来一阵阵钟磐木鱼声,更显得古寺的幽静。

    在寺院的最高层的殿堂里,我的一个朋友拈花燃灯,一个人默默地做着法事,为了不扰他,我们静静的坐在殿堂外的石凳上等他。殿堂左右的禅堂,分别挂着一幅对联,左边是“佛门常会龙门客,禅林时聚翰林人”;右边是“不嫌淡泊来共住,若怕清贫去不留”,从这两幅楹联,可见此庙的高逸,古雅。殿前还有两株桃树,夭佻探寺,清风吹过,瑟瑟有声。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山寺桃花,桃花依旧,神佛依旧,可是沈崇之人却早已作古。这个女人,后半生活的真的那么超脱吗,我的心里是一股生命的触动。记得王国维是自沉于昆明湖鱼藻轩,鱼藻轩的名称来自“鱼在在藻,厥志在铒,鲜民之生矣,不如死之久矣”,他选此地自杀,自有其深意。梁启超说他“性格很复杂而且可以说很矛盾,他对于社会,因为有冷静的头脑所以能看得很清楚,有和平的脾气,所以不能取激烈的反抗,有浓厚的情感,所以常常发生莫名的悲愤。积日即久,只有自杀一途”。不管是沈崇、李娜,还是王静安,自沉和出家都是他们的选择,必也有他们的道理,我们没有说三道四的权利,“斜阳流水干卿事,未免人间太有情”,我只是叹息他们也曾有过的昭昭岁月,宝贵的生命啊!充满了遗憾和隐痛的脑海中,仿佛看见了那个年轻的女大学生沈崇,又仿佛看见了二十多年佛门生涯后的她,慈眉善目,无欲无求。

    一天疲劳,晚上睡得很沉,一觉醒来,天已放亮,躺在床上,就可以望见南山寺和一片连绵的群山,两条朦胧的山脊线,由黑灰,转淡青,再到绿色,细细观看,似一个老者平躺着酣睡。看看手机时间,还只有早晨六点多,北方的夏天,天亮的也早。早饭后,我们继续登山。本想就近去登东西或者中台,但是因为修路,禁止通行,我们只好去了最远的南台,大拇指,锦绣峰。南台是五台中最低的,只有2400多米高。因为地势较低,又较舒缓平坦,南台的高山草甸宽广无比,每到夏季,细草杂花,犹铺锦然,故此得名锦绣峰。一路上,除了看见工商银行总行网点建设会议的代表乘车上山外,就只有我们是乘车上山的。沿途,有两三伙人,或上,或下,或坐在路边休息。这些人中竟然中老年妇女居多,走路上山,从五台山南山门起,一来一回,至少要小半天时间,我真佩服她们。

    车过气象站,远远的看见一个人五体投地,跪拜着上山。我们赶紧停车,跑近这个人,原来还是个年轻人,估计只有二十来岁,膝盖和肘弯处带着护套,额头和手掌沾着新鲜的泥土。晨光熹微中,只见他神情凝重的双膝下跪,两手十指自然伸展,然后弯腰叩头在两手之间的地上。我示意为他照张相,他没有拒绝的表示,我便抓紧照了两张。导游说,这样跪拜上山,一定有大愿要求,看着他那聚精会神,全然不顾的样子,我竟突然有个荒唐的想法,人们要是都这样求愿,文殊菩萨会不会压力太大了,这不是为难菩萨吗,菩萨真的无所不能吗。人活着不能没有信念,罗曼罗兰说,没有信念,生命顿时就毁灭了。我想,他若是真的有信仰,这样做我到赞成的,因为他会认为这是内心慰藉、精神解脱的最好方式,他能做到心中没有自己,只有佛。“须知极乐神仙界,修炼多从苦处来”,明代高僧莲池大师规劝弟子时就说,“向道者百,而坚久者一二;坚久者百,而坚之又坚,久之又久,直至菩提,心不退转者一二。如是最后,名真道人,难乎哉”。但是,假若他真的如导游所说,有什么个人的名利、婚姻等欲念所求,这样大跪着上山,我则并不以为是。

    南台顶的普济寺,还是石砌的,相比北台的寺庙,更加陈旧朴素。智慧文殊菩萨就供奉在一个没有窗子的石头窑洞中,这就是古文殊洞。我们走进去,呆了一会,才看清里面的一切。可能文殊菩萨也不喜欢孤独,它的左右分别是是普贤菩萨和观世音菩萨。我们跪拜了诸位菩萨,也捐了功德钱,然后默默地走出了文殊洞。文殊洞后是一尊白色佛塔,站在塔下俯瞰南台,静寂的峰顶,竟然蕴藏着无限的生机。高山草甸上,逶迤而上,恣意开放的花朵,成串成簇,成盘成盅,流淌着温柔,真的美极了。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迷人的野花,阳光下,波浪起伏,金黄一片,十分耀眼,偶有紫色或粉红色小花,也只是星星点点。不坐车了,走路下山,好好的与美景亲密接触。我们全都疯了似的,跑啊,跳啊,或蹲,或卧,与簇簇拥拥的小花合影留念。金黄的花朵,随着微风轻轻的舒展摇曳,如同美丽的少女围着我起舞,气喘吁吁的我醉了,索性醉卧花丛吧。

    在情感的激荡中,记起元好问吟咏南台的诗句,“沈沈龙穴贮云烟,百草千花雨露偏;佛土休将人境比,谁家移步得金莲”,今天的我们不就移步得到了金莲了吗!绵软的草地,极富弹性,像毛茸茸的毯子,野花的清香,直沁心肺,那种惬意,绝对是旁人无法体味的,真想就这么没心没肺的,与世无争的,安闲寂静的躺下去。我小心地呵护着自己身边的小花,它们是柔弱的,也是有生命的。但是我突然想昨天下午,我们在北台3000多米的高度,所见到的一幅让我们全都倾倒的情景,便改变了我的想法,柔弱并不等于软弱,柔弱可以胜刚强。那是几株小小的野花,竟然生长在一块独立峰顶的巨石上,一刚一柔,一硬一弱,一静一动,此时的小小野花竟是那么的有力量,有魅力,我们几个人围着这幅巨石小花图,整整逗留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下午,又要离开佛国胜地了。车子驶在台怀古镇的街道上,聆听着平缓柔和的梵歌天籁,那么委婉低沉,行云流水般的流淌在心里,我已经感觉不到小镇的喧哗和骚动,只觉得自己的心情,恬静安详的像是佛前一柱清香,轻盈地上升,淡化,弥漫缥缈着庄严。车子驶过了北山门,再回首望去,依然是白云缭绕,薄雾笼罩,一座座古刹寺庙,依然是那样的肃穆、神秘。一个最具有文化震撼力的佛教圣地,置身于此,谁也无法逃避思想的叩问,心灵的检讨。培根说,崇高的哲学,始于怀疑,终于信仰。三上五台,我的受益是潜移默化的,虽然离开了实在的菩萨道场,但是我的心灵深处,却有了佛喻的人生道场,人生不过数十载,且又匆匆流逝,有一颗平常心最重要,拥有了平常心,就能大梦回醒,“因病得闲殊不恶,安心是乐更无方”。

 

 

 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一篇:走马太山龙泉寺
下一篇:五台山旅游取得突破性进展
版权所有:雅安佛教 联系QQ:106889 联系邮箱:106889@qq.com
最佳使用效果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及以上版本

蜀ICP备13007375号

返回顶部